肃甲青青青青青

我们一起学鸽叫,一起咕咕咕咕咕
大哥们好,我是肃甲青
可能是一个破画画的好像还会讲sd段子
最擅长的是咕咕咕和脑内小剧场(写是不可能的,这辈子都不会写x)
主混时之歌,其他的很多(凹凸已退但是还吃安雷)
吃的cp很杂
舜茗/舜远/赛维赛(还有很多)
(其实是杂食)
欢迎大哥们来扩列
2282184460
(婉拒d5和vk粉,谢谢配合)

七夕节快乐
[单身狗独自叹气]

靠,我的表情包混在神仙们的文和画里好吓人

dbq,dbq,我错了,下次还敢
[其实是蛮久之前做的了]

殿下生日快乐!!!!!!
不会发发就改表情包辽
我真的不是黑!!!!!!!!!

瞎做了一个,将就看看_(:з」∠)_
以后可能还会完善

时之歌女孩测试卷

姓名:_______ 国籍:_______

一、填空

《创世》

你见这1.______无垠

浩浩银河2._______

但可知苍穹缘何而起

3._______自有始因

虚无诞生那永恒之名

长眠黑暗的4.______

他举手撑开5.___梦境

时间方始流淌至今

6.原是维尔哈伦的_____,富饶安逸的南国“塔帕兹”如同往常一样祥和宁静

7.用____代替____,以____续写____

8.如果你经历过__________,你就会明白我为什么___________

9.可你我别无选择,为了______,和_______

10.在暗处的沉默视线________

二、改错

1.Angesa_____

2.Wang______

3.Fersaes______

4.Tapaz______

5.Miyo·Grvin______

6.Gian·Lanal______

7.Vrut·Chrono_____

8.Seckr·Lupe______

9.Regin·Thock______

10Rovena·Oreihyia.______

三、选择

1.请按照建立时间顺序排列四国( )

A.楻 艾格尼萨 弗尔萨瑞斯 塔帕兹

B.塔帕兹 弗尔萨瑞斯 艾格尼萨 楻

C.艾格尼萨 楻 塔帕兹 弗尔萨瑞斯

D.弗尔萨瑞斯 塔帕兹 楻 艾格尼萨

2.云轩的年龄( )

A.20+ B.200+ C.2000+ D.20000+

3.月儿谣对应章节( )

A.143 B.156 C.150 D.69

4.维尔哈伦大陆第一颗能量结晶( )

A.瑟瓦 B.幻光花 C.莎华 D./

5.洛维娜夫人刘海的方向( )

A.左边 B.右边 C.中间 D.没有刘海

6.舜剑刃的颜色( )

A.红色 B.黄色 C.银色 D.没有剑

7.伊恩(以手游官方图为准)左眼的颜色( )

A.金色 B.蓝色 C.银色 D.红色

8.尤诺的泪痣在( )

A.左眼 B.右眼 C.两边 D.没有

送命题

尽远的名字_____

四、说说入时之歌后的感想



五、最后对时之歌有没有什么想说的话

看不见我看不见我
不是黑!
(被单方面宣布开除东国国籍)

耶出来了

拾蕀-昏睡不醒中:

p1梗源 @聿玊临风肃甲青
p2剧情配图,shi一样的像素
云华o华云都ok,看个人理解
华山:华淼淼
云梦:云灵
云→华 友情        华→云 单恋
执笔:拾蕀

“世界能几何,红颜一春树,流年一掷梭。
朝骑鸾凤到碧落,暮见沧海生白波。”

试问云梦为何那么爱睡觉?
答:梦中有所思,有所念。
所思所念为何人?
—已逝之人。

“梦里不知身是客,一晌贪欢。”[1]

华淼淼被送到桃源津时,已是重伤。
云灵是止水居居主门下大徒弟,华淼淼挚友。
看见飞鹰传信的时侯,云灵大脑是空白的,好端端的一个人,不过一月之余,现在却满身伤痕。快马加鞭赶到桃源津,见到华淼淼的时候,云灵差点晕过去——血液浸染了整套镇岳衫,不知过了多久,有些已经变成黑红色,有些还是刺目的鲜红。她的心如同百年前,活水被封的桃源津一般,如鲠在喉,又无从去说。
桃源津的弟子都说,这人没救了,可云灵不信。别人试过的方法,她都试了,如他人言,无果。向掌门求良方,只有三字: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引梦术
引人入梦,知梦中之事,云梦百年传承功法。可医人,亦可害人。只有不得已时,方可使用。
眼下局势急迫,只好用此方法。无数引梦蝶飞舞,徒留一人入梦。

“独自莫凭栏,无限江山,别时容易见时难。”
[2]

睁眼,只见一片冰雪漫天,云灵愣了愣,反应过来如此极寒,只能是华山。不出意外,她看到了接任务的华淼淼,一身镇岳,英姿飒爽。云灵鼻子不禁有些发酸,须臾,华淼淼辞别高亚男,出了山门。
再然后的片段,是云灵为她饯行,看着华淼淼意气风发的模样时,她哭着想篡改梦境,却被掌门阻止——梦,终归只是梦而        已……

……
黑,暗无天日的黑。
世界恍若被黑暗笼罩,没有一丝光芒,只有耳边的风声呼啸。
云灵有些呆滞,她从未见过这番景象,因为看不见东西,听觉被放大数倍,只觉得耳边风沙刮过,仿佛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在酝酿着。
又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,耳边的风声渐渐小了,出现了一种不知名乐器的声音——浑厚、低沉。
"胡笳十八拍……"华淼淼的声音响起,这声音不复辞别前的清脆动听,倒像个垂暮之年的老人。一改初听时圆润柔和的音色,曲调突然变得哀婉悲伤,撕裂肝肠,云灵只觉灵魂剧震,一口血涌上喉头。可华淼淼却跟没事人一样,没有一点动静,倘若云灵现在能看见的话就会发现,华淼淼的衣服上已经满是鲜血,坚韧的毅力让她得以挺到现在,同行之人不是死就是半途折返,只有她,冒着漫天风沙,顶着致命胡笳声,走到了这里。
任务完成时,华淼淼松了口气,但她知道,自己多半没有机会回去了,更没有机会见到她的云灵了。
不出所料,回程途中,她倒下了,倒在一片风沙中,没有华山的苍茫风雪,也没有云梦的弱水三千,只有风声夹杂着胡笳的凄凉。昏迷前,她用尽全力,一句微弱的“阿云”也被狂风无情的吹散。可云灵却奇迹般的听到了。

梦,终究是要醒的。
云灵挣扎着醒来,脸上早已是泪水斑驳,她飞身策马直奔桃源津——去找她的阿淼。
不知用了什么方法,华淼淼竟有了些许意识,但在云灵看来,这一切都只是回光返照——无人知那乐声之威,知道的,怕也都已化为白骨。
云灵不知道华淼淼想要什么,但她知道,淼淼爱华山,爱着自己的同门,那么这一定就是她最后的心愿罢。骑马太颠簸,马车又太慢,最后还是选了轻功。虽然很累,但是云灵知道,华淼淼的伤势没有那么长的时间去耽误,一路上的千山万水,都不及背后一人重要。
华山,白雪皑皑,一片银装素裹,气喘吁吁的云梦背着奄奄一息的华山站在山脚下,看着高耸入云的山峰。
“华山……真好啊。”粗粝的嗓音突然出现,云灵有些猝不及防,但很快反应过来,是背后的华淼淼在说话。“阿云啊,放我下来吧,我本就该死在这里。”华淼淼叹了口气,“这世上的牵挂还有太多,我实在割舍不了。”她那不再清澈的双眼望着连绵的雪山,笑着摇了摇头。
“师兄师姐师弟师妹们,以后都见不到了华山,我也见不到了。这世界上还有那么多地方我未曾去过,以后也没有机会了……”说到这,华淼淼的声音不禁带上一丝哽咽,云灵听着也红了双眼。她俩久久注视着巍峨的山峰,相顾无言……
最后,血衣傍身的人只留下一句:“阿云,我喜欢你,忘了我吧。”
徒留一人在雪峰下,失声痛哭。

“流水落花春去也,天上人间。”[3]
又是崭新的一天。
云灵从睡梦中醒来,已经日上三竿。
“又梦到了啊……”她挠挠头,自从阿淼走了之后,梦里就总能遇到她,还有她最后那番话。云灵笑出声,笑自己当时的迟钝。她现在总算知道为什么师姐们都那么喜欢睡觉,都是因为梦里有思念之人啊。也许,只有经历了这些事,才能真正的超脱,求得真正的自我。
而云灵的梦中,是只有淼淼的未来。
end.

注:123均出自李煜《浪淘沙令·帘外雨潺潺》
帘外雨潺潺,春意阑珊。罗衾不耐五更寒。梦里不知身是客,一晌贪欢。
独自莫凭栏,无限江山,别时容易见时难。流水落花春去也,天上人间。

回炉重造